减干预、增监管中国证监会管理新思路

丰启资本

梁冠龙

2016.02.03

根据达沃斯论坛上中国政府相关高层的言论,中国政府以及证监会对股市波动的看法以及应对措施似乎发生了较大程度的改变。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采访时指出,中国强有力的领导层有能力持续推动经济转型,并称不会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他表示,目前的沪指在2900点左右,从最近的一年半来讲,沪指总体上涨了30%,估值仍然可观。且全球应该习惯中国市场的高波动率,中国监管者计划减少对市场的干预,让市场更为自由地波动。此外,他预计中国当前的经济转型还将持续3-5年时间。

而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在121日的冬季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将继续干预股市。李源潮强调,中国股市“尚未成熟”,政府将加强监管来避免过度波动。“过度波动的市场是投机的市场,仅少数人获得多数利益,但多数人遭到损失。”

以上言论有矛盾之处,考虑到方星海刚上任证监会副主席的特殊身份,以及证监会高层的大规模换岗,可以初步判断目前监管层对股市的态度似乎已发生改变:目前股市并没低估,监管层将逐渐减少对市场的干预,转而加强对市场非法行为的监管。

在市场干预方面,前期政府干预使得股市估值受到扭曲,市场参与者受到很大干扰;同时,很多监管措施受到市场的非议,证监会也有力不从心之感。距离上轮下跌已经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估计市场上会威胁到整个金融体系安全的高杠杆基本已经出清,监管层减少对市场的直接干预是很有可能的。从估值来看,虽然目前不少股票已经具备投资价值,但是仍存在着很多估值虚高的股票,而这些估值虚高的股票,使得市场的系统性风险仍然存在。减少干预,让市场估值回归其理性价值,将有利于解决几个中国政府目前极为棘手的问题:

1)市场估值回归理性价值有利于注册制改革的推行。虽然股市畅旺有利于新股的发行和注册制的推行,但在目前整体估值仍然偏高的情况下,监管层想人为的维持市场高估值是很困难的。注册制的推行目前最为市场所担忧的是IPO新股发行数量和新股发行定价,而估值合理的市场环境对这两方面都是有明显好处的。对于新股发行定价,目前新股23倍左右市盈率的规定定价与可比公司二级市场股价有巨大差距,导致抽新股出现“中彩票”效应,饱受市场非议,如果二级市场股价能回归理性,一二级市场股价差缩小至理性范围,则有利于新股发行的市场定价,从而有利于注册制的推行;对于新股发行数量,在估值回归理性的市场环境下,市场会更欢迎有竞争力的公司IPO,新股不再是“红包”,新股发行有破发甚至是发不出去的风险,从而市场会自动调节新股的发行数量。

2)市场估值回归价值有利于养老金等长线资金的入市。之前人社部对养老金入市进行了解释:养老保险基金是老百姓的养命钱,确保基金的安全始终是我们第一位要考虑的问题,其市场化投资运营的根本目的也是为了实现基金的保值增值。养老保险基金作为资本市场众多参与者之一,并不承担调节股市的功能和责任,也起不到这样的作用。根据这一解释,养老金入市是以盈利为主,以便解决养老金缺口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当市场估值足够合理的情况下,才会对养老资金形成吸引力。

3)市场估值回归价值也有利于A股被纳入MSCI指数的审核。MSCI指数的审核需要综合考量投资者能否顺利进入和退出这个市场,市场的投资标的的资产质量及估值水平,以及市场本身的监管框架等方面。因此,减少监管层的市场干预,让市场自行发挥估值功能,无疑有利于A股被纳入MSCI指数的审核。

 

而在市场监控方面,对股票自买自卖行为和内幕交易的监控趋严将是一个重要方面。目前,A股市场上,前期热炒的股票上仍普遍存在自买自卖行为。通过自买自卖行为,人为的制造个别股票活跃交易的假象,由此吸引了众多散户的注意力,形成跟风盘拉高股票的价格。而内幕交易更是层出不穷。

而基金公司“抱团取暖”现象也类似于“自买自卖行为”。对于基金扎堆于一家上市公司中,是否涉嫌联合坐庄行为还属于模糊地带,实际上对于同一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基金出现于一家上市公司中亦同样如此。但模糊地带无疑属于监管的空白地带,容易滋生灰色利益,也容易产生违规行为,因此,有必要让模糊地带变得清晰。对监管部门来说,很可能就同一基金公司旗下基金的投资行为再立新规,以避免同一基金公司旗下基金联手操纵市场情形的发生。

随着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的逐渐成熟,对自买自卖行为和内幕交易行为的监管将变得可行。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查处坐庄行为和内幕交易的大案,比如徐翔案,刚披露的薛荣年按等。对这些违法行为的监管将有助市场的规范发展,让价值投资成为可能。我们认为证券监管层会回归这些监管的本源。